搜尋

美国的中产阶级意味着什么

中产阶级,The middle class,这个词我们经常听到,在美国所谓的“中产阶级”到底意味着什么?收入多少就能成为中产阶级?要多努力才能跻身更高段位?今天就带大家一起看看在受到新冠疫情滋扰的这几年间,物价飞涨、收入变相缩水,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经历着什么样的变化。

拜登夫妇收入、纳税明细


白宫于2022年4月15日公布了总统拜登夫妇申报的2021年税表,从他们的税表中可以了解美国总统的收入以及交税数额:去年拜登夫妇的总收入为 61万美元,缴纳联邦税15万美元,税率24.6%。

拜登总统夫妇2021年联邦税表(照片:美联社)

除了缴纳联邦所得税外,按法律规定拜登总统及第一夫人还缴纳了30765美元的特拉华州州税、2721美元的弗吉尼亚州税;从公布的联邦税表看,拜登夫妇在2021年向10个慈善机构捐款17394美元,其中最大一笔捐款是向博·拜登基金会(Beau Biden Foundation)捐赠了5000美元,该基金会以拜登总统去世长子的名字命名,宗旨是致力于确保所有儿童免受虐待威胁。

副总统卡玛拉·哈里斯夫妇2021联邦税表(照片:美联社)


据纳税基金会(Tax foundation)的分析,2019年共有1.48亿税户申报了联邦税表,总共缴纳了1.578万亿税款,平均每个税户纳税10649美元,税率为13.3%。以此衡量,拜登总统夫妇缴纳的税款与税率大高于平均水平。

纳税基金会的数据还显示处于顶端的5%纳税人共有741万,平均纳税126604美元,平均税率22%。据此,拜登总统夫妇均处于纳税额及税率最高的5%人群内。


美国中产阶级趋势


先来看一条关于美国中产阶级的明显趋势:过去的5年里美国中产阶级数量正在稳定收缩中,中产阶级家庭的成年人比例从1971年的61%下降到2021年的50%。


截图来源于Pew Research报告,版权属于原作者

低收入阶层和高收入阶层的人数都在增加,低收入阶层的成年人比例从1971年的25%上升到2021年的29%,高收入阶层的成年人比例从1971年的14%上升到2021年的21%。反映出的趋势就是:穷人越来越穷,富人越来越富。


美国亚裔人口中产阶级比例


亚裔在美国算是收入最高的族裔群体,从收入的角度上看是妥妥的上层中产阶级。


截图来源于Pew Research报告,版权属于原作者

普查局调查显示,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前,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在抛开通胀影响后,达至1967年以来最高位,其中亚裔更高居各种族榜首。综合CNN、美联社及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2019年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为6.87万元,比上一年度上升6.8%,原因在于疫情前就业率和薪金水平双双上涨,但不同族裔之间仍有极大差距,亚裔及白人家庭的收入中位数,分别为9.82万元及7.61万元,但西裔及非裔家庭,分别只有5.61万元及4.5万元。


目前美国收入阶层比例


自1970年以来美国家庭收入大幅增加,但中产阶级家庭的收入增幅远不及高收入家庭。按照2020年的美元价值计算,2020年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收入中位数比1970年高出50%,从59,934美元上升到90,131美元,但这种增长实现得很缓慢。


截图来源于Pew Research报告,版权属于原作者


从1970年到2020年,美国高收入家庭的收入增幅最大,这个阶层的收入中位数增加了69%,从130,008美元增加到了219,572美元。而低收入家庭的收入中位数增长最慢,从1970年的20,604美元增加到2020年的29,963 美元,只增长了45%

由于这些变化,高收入家庭和其他家庭的收入差距也扩大了。2020年,高收入家庭的收入中位数是低收入家庭的7.3倍,是中等收入家庭的2.4倍。


截图来源于Pew Research报告,版权属于原作者



自1970年以来,美国中产阶级在美国家庭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一直在稳步下降。1970年,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成年人占总收入的62%,到2020年这一比例已下降到42%。

与此同时,高收入家庭占总收入的比例稳步上升,从1970年的29%上升到2020年的50%,这一增长部分反映了高收入阶层成年人的比例在不断上升。

在这五个十年中,低收入家庭在美国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从10%小幅下降到8%,尽管在此期间生活在低收入家庭中的成年人比例有所增加。







本文仅为交流目的,案例分享不作为承诺或担保,不应被视为对未来预计的案件结果。文内信息不构成法律咨询或律师-客户之间的关系,且不作为法律意见。


1 次查看